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半年亏1.67亿 金融科技公司效果待考

首页 > 资讯 >正文

【摘要】高伟达(8.710,-0.23,-2.57%)(300465.SZ)近日公告称:“基于兴业数字金融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回购股份并减资的需求,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拟以5980万元回购其持有的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10%的全部股权。”

  蜜蜂蜜  ·  2019-09-17 10:26
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半年亏1.67亿 金融科技公司效果待考 - 金评媒
来源: 时代周报   

高伟达(8.710, -0.23, -2.57%)(300465.SZ)近日公告称:“基于兴业数字金融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回购股份并减资的需求,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拟以5980万元回购其持有的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10%的全部股权。”

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成立于2015年12月,为最早的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周氏吧目前,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已达10家,其中大多为银行的全资子公司。

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的第一大股东为兴业银行(17.750, -0.11, -0.62%)(601166.SH)全资子公司兴业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51%的股份;其次分别是上海倍远投资、高伟达、新大陆(18.200, -0.63, -3.35%)电脑(000997.SZ)和金证股份(23.910, -1.05, -4.21%)(600446.SH),持股比例分别为19%、10%、10%、10%。

股权调整对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有何影响?9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未能联系到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置评。

对于诸多银行近几年纷纷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9月16日,深圳某大型股份制银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小银行发展金融科技有着资金和人才的压力,无法仅靠自身力量实现突破,“大行或股份行出于自身需要已在科技上打磨多年,自己在使用中感觉任务不饱和,对外输出成为必然选择,有助于降低中小银行的金融科技成本”。

半年报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成为首家成立的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始于兴业银行2007年推出的同业合作品牌“银银平台”,针对城商行、信用社等中小金融机构在个人柜面通、银银邮路、现代化支付系统等方面进行业务合作。

2016年,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开始独立运营,正式将“银银平台”的IT能力和服务打包向中小型金融机构输出。

据其官网显示,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的业务体系分别为“银行云”、“基础云”、“非银云”和“开放银行+智慧银行”等四项,面对客户包括了中小银行、非银机构、政府与公共服务、产业互联网参与者。

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在发展中并不只是依赖兴业银行。高伟达在半年报中披露,高伟达资产交易平台(二期)2017年立项,2018年在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投入使用。

据上述高伟达的公告,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今年上半年实现未经审计的营收为0.68亿元,净利润出现亏损,为-1.67亿元。周氏吧而其去年全年为盈利状态,实现3.17亿元的营收和0.18亿元净利润。

从资产规模来看,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今年上半年出现“缩表”,资产总额由2018年末的4.93亿元下降24.04%至今年6月末的3.74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另一大股东金证股份的披露中,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在2019年6月末和2018年末的财务数据则完全不同,净利润均为亏损。

金证股份2019年半年报显示,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在2019年6月末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0.47亿元和-1.54亿元,2018年末为0.32亿元和-1.11亿元;在2019年6月末的资产合计为3.88亿元,较2018年末的5.06亿元下降了23.32%。

对于两方数据的区别,9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金证股份投资者关系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参股公司半年度财务数据均是未经审计,具体差异原因需要进一步了解。”

同一天,高伟达投资者关系部有关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告中披露的数据是由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提供,并未关注到其他公司披露的情况。”

但可以明确的是,“亏损”二字仍能总结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上半年的业绩表现。

周氏吧尽管业绩亏损,但银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趋势十分积极。周氏吧在目前10家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中,涉及的银行股东就覆盖国有大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等多种类型。

其中,北京银行(5.460, -0.05, -0.91%)(601169.SH)全资子公司北银置业全资持有的北银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银金科”)和由工商银行(5.520, -0.05, -0.90%)(601398.SH)全资子公司工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银科技”)均于今年5月成立。交通银行(5.580, -0.03, -0.53%)(601328.SH)2019年中报业绩会上,该行行长任德奇表示:“正积极推进金融科技子公司成立。”

9月16日,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部分银行的科技积累有限、自身转型乏善可陈,“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是银行对科技驱动金融新趋势的一种应激反应”。

仍在成长期

从注册资本来看,建设银行(7.090, -0.03, -0.42%)(601939.SH)旗下的建信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建信金科”)和上海金融壹账通的注册规模均超过10亿元,分别为16亿元和12亿元;工银科技、中银金融科技、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民生科技有限公司、光大科技,注册规模分别为6亿元、6亿元、5亿元、2亿元和1亿元。

周氏吧北银金科、招银云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银云创”)以及华夏银行(7.500, -0.04, -0.53%)(600015.SH)旗下的龙盈智达(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规模均不足1亿元,分别为0.5亿元、0.5亿元和0.21亿元。

“在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技术输出市场上,上海壹账通、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等占据绝对优势,在服务集团内的基础上已能够实现大量技术输出。”民生银行(6.110, -0.02, -0.33%)研究院发布研报称。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壹账通截至2019年6月末合作的银行客户超过600家,非银金融机构超过3000家;周氏吧,兴业数字金服2019年6月末的“数金云”累计签约360家中小银行,累计上线实施216家中小银行。光大科技、建信金科、招银云创等多家金融科技子公司则未公布任何对外服务的进度或数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副主任马淑萍9月8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传统银行也面临着转型压力,他们纷纷与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合作,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产品和提高精准服务水平和效率,加强线上和线下融合,这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金融科技的作用被寄予厚望,例如,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被视为金融科技的用武之地。

但薛洪言对此也不抱乐观态度,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批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在路上’,但多数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输出路径都不涉及流量和用户的输出,以系统输出为拳头产品,恐怕扛不起中小银行转型升级的担子。”

来源: 时代周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